新唐书·于志宁传原文翻译

2018-8-17 16:32:10 来源:233名人网

新唐书·于志宁传翻译:于志宁别名仲谧,京兆高陵县人。233mingren.com 曾祖父名谨,为北周立有功劳,授太师官衔,封燕国公爵号。父亲名宣道,在隋朝官至内史舍人。炀帝大业末年,于志宁被委任为冠氏县长,山东发生暴乱,他撇下官职回家了。

新唐书·于志宁传原文

于志宁,字仲谧,京兆高陵人。曾祖谨,有功于周,为太师、燕国公。父宣道,仕隋至内史舍人。大业末,志宁调冠氏县长,山东盗起,弃官归。

高祖入关,率群从迎谒长春宫,诏授渭北道行军元帅府记室,与殷开山参谋议。薛仁杲平,识褚亮于囚虏中,迁天策府中郎、文学馆学士,引亮与同列。贞观三年,为中书侍郎。太宗尝宴近臣,问:"志宁安在?"有司奏:"敕召三品,志宁品第四。"帝悟,特诏预宴,因加散骑常侍、太子左庶子、黎阳县公。是时议立七庙,君臣请以凉武昭王为始祖,志宁以凉非王业所因,独建议违之。帝诏功臣世袭刺史,志宁奏:"古今异时,慕虚名,遗实患,非久安计。"帝皆从之。尝谓志宁曰:"古者太子既生,士负之,即置辅弼。昔成王以周、召为师傅,日闻正道,习以成性。今太子幼,卿当辅以正道,无使邪僻启其心。勉之,官赏可不次得也。"太子承乾数有过恶,志宁欲救止之,上《谏苑》以讽。帝见大悦,赐黄金十斤、绢三百匹。俄兼詹事,以母丧免,有诏起复本官,固请终丧,帝遣中书侍郎岑文本敦譬曰:"忠孝不两立,今太子须人教约,卿强起,为我卒辅道之。"志宁乃就职。

时太子以农时造曲室,累月不止,又好音乐过度。志宁谏,以为"今东宫乃隋所营,当时号为侈丽,岂容复事磨砻彩饰于其间?丁匠官奴皆犯法亡命,钳凿槌杵,往来出入,监门、宿卫、直长、千牛不得苛问。爪牙在外,厮役在内,其可无忧乎?又宫中数闻鼓声,太乐伎儿辄留不出,往年口敕丁宁,殿下可不思之?"太子不纳。而左右多任宦官,志宁复谏曰:"奄官者,体非全气,专柔便佞,托亲近为威权,假出纳为祸福。故伊戾败宋,易牙乱齐,赵高亡秦,张让倾汉。近高齐任邓长颙为侍中,陈德信为开府,内预宴私,外干朝政,齐卒颠覆。今殿下左右前后皆用寺人,轻忽高班,陵轹贵仕,品命失序,经纪不立,行路之人咸以为怪。"太子益不悦。东宫仆御旧得番休,而太子不听,又私引突厥,与相狎比。志宁怀不能言,上疏极言曰:"窃见仆寺司驭,爰及兽医,自春迄夏,不得番息。或家有慈亲,以阙温清,或室有幼弱,以亏抚养,殆非恕爱之意。又突厥达哥支等,人状野心,不可以礼教期,不可以仁信待。狎而近之,无益令望,有损盛德。况引内閤中,使常亲近,人皆震骇,而殿下独安此乎?"太子大怒,遣张师政、纥干承基往刺之。二人者入其第,见志宁憔然在苫块中,不忍杀,乃去。太子败,帝知状,谓曰:"闻公数谏,承乾不听公,故至此。"是时宫臣皆罪废,独志宁蒙劳勉。

晋王为皇太子,复拜左庶子,迁侍中,加光禄大夫,进封燕国公,监脩国史。永徽二年,洛阳人李弘泰诬告太尉长孙无忌反,有诏不待时斩之。志宁以为:"方春少阳用事,不宜行刑,且诬谋非本恶逆,请依律待秋分乃决。"从之。衡山公主既公除,将下嫁长孙氏。志宁以为:"《礼》,女十五而笄,二十而嫁,有故,二十三而嫁,固知遇丧须终三年。《春秋》,鲁庄公如齐纳币,母丧未再期而图婚,二家不讥,以其失礼明也。今议者云'公除从吉',此汉文创制,为天下百姓耳。公主身服斩衰,服可以例除,情不可以例改。心丧成婚,非人情所忍。"于是诏公主待服除乃婚。拜尚书左仆射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顷之,兼太子少师。四年,陨石十八于冯翊,高宗问曰:"此何祥也?朕欲悔往脩来以自戒,若何?"志宁对:"《春秋》:'陨石于宋五。'内史过曰:'是阴阳之事,非吉凶所生。'物固有自然,非一系人事。虽然,陛下无灾而戒,不害为福也。"俄迁太傅。尝与右仆射张行成、中书令高季辅俱赐田,志宁奏:"臣家自周、魏来,世居关中,赀业不坠。今行成、季辅始营产土,愿以臣有余赐不足者。"帝嘉之,分其田以与二人。

显庆四年,以老乞骸骨,诏解仆射,更拜太子太师,仍同中书门下三品。王皇后之废,长孙无忌、褚遂良固争不见从,志宁不敢言。武后以其不右己,衔之,后因杀无忌,坐免官,出为荥州刺史,改华州,听致仕。卒,年七十八,赠幽州都督,谥曰定。后追复左光禄大夫、太子太师。

志宁爱宾客,乐引后进,然多嫌畏,不能有所荐达也,为士议所少。凡格式、律令、礼典,皆与论譔,赏赐以巨万。

初,志宁与司空李勣修定《本草》并图,合五十四篇。帝曰:"《本草》尚矣,今复修之,何所异邪?"对曰:"昔陶弘景以《神农经》合杂家《别录》注铭之,江南偏方,不周晓药石,往往纰缪,四百余物,今考正之,又增后世所用百余物,此以为异。"帝曰:"《本草》、《别录》何为而二?"对曰:"班固唯记《黄帝内外经》,不载《本草》,至齐《七录》乃称之。世谓神农氏尝药以拯含气,而黄帝以前文字不传,以识相付,至桐、雷乃载篇册,然所载郡县,多在汉时,疑张仲景、华佗窜记其语。《别录》者,魏、晋以来吴普、李当之所记,其言华叶形色,佐使相须,附经为说,故弘景合而录之。"帝曰:"善。"其书遂大行。

新唐书·于志宁传翻译

于志宁别名仲谧,京兆高陵县人。曾祖父名谨,为北周立有功劳,授太师官衔,封燕国公爵号。父亲名宣道,在隋朝官至内史舍人。炀帝大业末年,于志宁被委任为冠氏县长,山东发生暴乱,他撇下官职回家了。

高祖李渊进了关中,于志宁带领随从的人们到长春宫迎接拜见,诏令授予渭北道行军元帅府记室,和殷开山参与谋议。薛仁杲被消灭后,他在囚禁的俘虏里认出了褚亮,升任天策府中郎、文学馆学士,推荐褚亮当了自己的同事。太宗贞观三年(629),任中书侍郎。太宗李世民有一次设宴款待亲近的朝臣,问:“于志宁在哪儿?”主管官吏禀奏:“敕令召见三品以上官员,于志宁是第四品。”

太宗明白过来了,特地诏令他参加宴会,233mingren.com 当即授予他散骑常侍、太子左庶子、黎阳县公官职爵号。这时研究建立供奉皇家七代祖先的七庙,朝臣们都请求把凉武昭王李詗作为始祖,于志宁认为凉武昭王不是开创大唐帝业的根基,只他一个人的意见跟大家不同。太宗诏令功臣们世代继承刺史官爵,于志宁禀奏:“如今和古代时势不一样,分封制使人们爱慕虚浮的名位,给后代造成实在的祸患,这不是使江山社稷永久安定的办法。”太宗都采纳了。太宗曾对于志宁说“:在古代太子一出生,还需要人背的时候,就安排大臣辅佐。西周成王姬诵以周公姬旦、召公姬..为老师,每天耳濡目染的是精当的道理、准则,反复熟悉就成了他的本性。现在太子年纪小,您应当用精当的道理、准则辅导他,不让邪门歪道诱惑他的心灵。努力办好这事,官职赏赐是可以破格获得的。”太子承乾屡犯罪过,于志宁想阻止他,呈递《谏苑》婉言劝说。

太宗看到这事非常高兴,赏赐给他黄金十斤、绢帛三百匹。很快兼任太子詹事,因为要替母亲服丧才免去了职务,太宗诏令提前复职,于志宁坚持请求服丧满期,太宗派遣中书侍郎岑文本敦促开导说“:为国尽忠和为母尽孝无法同时做到,现在太子等待人去教导约束,您勉强复职吧,替我完成辅导他的任务。”于志宁这才复职。

太子在农忙季节建造深邃的密室,一连几个月不停工,还过度地爱好歌舞。

于志宁劝谏,认为:“现在的东宫是隋朝建造的,那时人们就说它奢侈豪华,哪能容许在这些东西上再进行雕凿装饰?服役的工匠和没收进官府的奴隶都是违犯法律禁令逃亡在外的人,他们带着钳子凿子锤子木棒,来往进出,监门、宿卫、直长、千牛等警卫人员不能盘问。武士在宫外,奴隶在宫内,怎不令人担心呢?另外,东宫里头多次响起鼓声,乐官乐工动不动就留在宫里不让出去,前几年皇上的口谕告诫,殿下能不想想吗?”太子不听。他身边的侍从多数由宦官充任,于志宁又劝谏说“:宦官,身心都不健全,善于使用温顺阿谀逢迎,靠着受宠作威作福,凭借上传下达制造祸患。所以春秋时宋国的太子痤被伊戾陷害致死,齐桓公的宠臣易牙等人立无亏为太子,使齐国大乱,赵高杀死了秦始皇的长子扶苏,秦二世胡亥使秦朝灭亡,灵帝时的宦官张让使东汉分崩离析。近代的北齐任命邓长..为侍中,陈德信为开府仪同三司,在内参与皇家家宴,在外干预朝廷政务,北齐终究被颠覆。现在殿下周围任用的全是宦官,轻慢高级官员,欺压显贵朝臣,任官品级混乱,法度秩序废弛,连毫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奇怪。”太子更加不高兴。东宫的车夫侍从依照惯例应该轮流休假,但太子不遵照执行,还私下引进突厥人,和他们互相亲近纠缠。于志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呈递谏疏极力陈词说“:我见仆从车夫,直到兽医,从春季到夏季,不能轮流休息。有的人父母健在,没人伺候,有的人儿女幼小,没人抚养,大概不是宽厚仁爱的心肠。另外,突厥的达哥支等人,人面兽心,不能对礼仪教化做指望,不能用仁爱真诚来对待。亲近他们,对美名没有益处,对大德会有损害。何况把他们引进妇女居住的内室,让他们经常亲密接近,别人都震惊害怕,而殿下对这些都心安理得吗?”太子大为恼怒,派张师政、纥干承基去刺杀他。这两个人潜进他的住宅,看到于志宁疲倦地枕着土块睡在草垫上,不忍心刺杀,就离开了。李承乾的太子身份被废除,太宗了解实际情况,说道:“听说您多次劝谏,承乾不听您的,所以到了这个地步。”

这时东宫属吏都获罪免官,惟独于志宁因辛苦努力而得到宽待。

晋王李治立为皇太子,又任命于志宁为太子左庶子,升任侍中,授予光禄大夫,提高封号为燕国公,主持编撰本朝历史。高宗永徽二年(651),洛阳人李弘泰诬告太尉长孙无忌谋反,诏令可以即时斩首。于志宁认为“:正值春天是少阳象数当令,不适宜执行死刑,再说诽谤言论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,请按法律等到秋分以后再判决。”高宗同意。衡山公主在因公除去为太宗皇帝服丧的丧服后,准备嫁给长孙家。于志宁认为“:《周礼》规定,女子十五岁举行成年簪礼,二十岁出嫁,发生变故,二十三岁出嫁,这就可知遇上服丧必须服满三年时间。《春秋》记载,鲁庄公派人到齐国送聘礼,为母亲服丧不满两年就要求结婚,鲁、齐两国不谴责,是因为不合礼仪太明显了。眼下舆论说是‘因公除去丧服就可穿上吉服’,这是西汉文帝创立的规矩,只是替天下百姓着想而已。衡山公主是服重丧,丧服可以按照先例去掉,孝心不能按照先例改变。心中悼念太宗时结婚,不是人们的情感能容忍的。”高宗于是诏令衡山公主等服丧期满以后再结婚。授予于志宁尚书左仆射官职、同中书门下三品头衔。不久,兼任太子少师。永徽四年(653),有十八颗陨石坠落到同州,高宗询问说“:这是什么征兆?我要以悔改以前的过失、修养以后的德行来警戒自己,怎么样?”于志宁回答“:《春秋》记载‘:有五颗陨石坠落在宋国。’姓过的内史说:‘这是自然现象,不是产生吉凶的根源。’事物本来有自身的规律,和人事没有一点关系。虽是这样,陛下在没有灾害的情况下也警戒自己,对造福是没有妨害的。”很快升任太傅。曾和右仆射张行成、中书令高季辅一起得到高宗赏赐的土地,于志宁禀奏:“我家从北周、北魏以来世代居住在关中,家产没有失去。张行成、高季辅如今才开始经营田产,希望把赐给我的土地赐给不足的人。”高宗赞赏他的美德,把赐给他的土地分赐给了张行成、高季辅。

显庆四年(659),因为年老请求退休,诏令免去尚书左仆射职务,改授太子太师官职,保留同中书门下三品头衔。

高宗废除王皇后时,长孙无忌、褚遂良坚决劝阻不被采纳,于志宁不敢说话。武则天皇后认为他不替自己帮忙,心怀不满,后来因此杀掉长孙无忌时,于志宁获罪撤职,离京任荣州刺史,改任华州刺史,批准他退休。去世时,七十八岁,追认为幽州都督,谥号为“定”。后来补救恢复左光禄大夫头衔、太子太师官职。

于志宁对宾客接待热情,对后辈乐于推荐,但是猜疑戒心太多,没有因他推荐而显贵的人,受到官场舆论的轻视。

凡是法规、法令、礼仪制度,他都参与研究起草,得到的赏赐数额巨大。

当初,于志宁和司空李责力修改订正《神农本草经》,并绘制标本图画,合并为五十四篇。皇上问“:《神农本草经》流传很久远了,现在重新修订,有哪些不同呢?”于志宁回答说:“南梁陶弘景把《神农本草经》和杂家的《别录》合在一起,进行注解题名,江南的民间药方,对药物学并不完全通晓,往往出现错误,四百多种药物,现在进行了考核修正,还增加了后代使用的药物一百多种,这些就是不同于《神农本草经》的内容。”皇上说:“《本草》、《别录》为什么是两部药书?”于志宁回答说“:东汉班固的《汉书·艺文志》只收录了《黄帝内、外经》,没有收录《神农本草经》,到了南齐阮孝绪的《七录》才收录了它。人们认为神农尝药来拯救生命,而黄帝以前的没有记载,把认识的传给后代,到黄帝的医药官桐君、雷公才记录在书中,但是写的郡县,多半是汉代的名称,怀疑是张仲景、华佗改写了它的原文。《别录》,是曹魏、晋朝以来,吴普、李当的药物笔记,它叙述的花叶形状颜色,主药从药互相配合,以《神农本草经》为纲进行叙述,所以陶弘景把它们编写在一起。”皇上说“:好。”这本书于是广为流传。

于志宁有个曾孙名休烈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233名人网&版权所有 www.233mingr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