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唐书·李嗣真传原文翻译

2018-8-18 20:09:34 来源:233名人网

新唐书·李嗣真传翻译:李嗣真字承胄,赵州柏县人。博通技艺术数,233mingren.com 应举明经科,中第,累迁至许州司功参军。贺兰敏之担任东台修撰之职,表奏李嗣真入直弘文馆,嗣真与学士刘献臣、徐昭都是少年出名,时人称他们为“三少”。

新唐书·李嗣真传原文

李嗣真,字承胄,赵州柏人人。多艺数,举明经,中之,累调许州司功参军。贺兰敏之修撰东台,表嗣真直弘文馆,与学士刘献臣、徐昭皆少有名,号"三少"。高宗东封还,诏赠孔子太师,命有司为祝,司文郎中雷少颍文不称旨,更命嗣真,成不淹顷,帝览称善,诏加两阶。敏之等倚恩自如,嗣真不喜,求补义乌令。敏之败,学士多连坐,嗣真独免。

调露中,为始平令,风化大行。时章怀太子作《宝庆曲》,阅于太清观,嗣真谓道人刘概、辅俨曰:"宫不召商,君臣乖也;角与徵戾,父子疑也。死声多且哀,若国家无事,太子任其咎。"俄而太子废,概等奏其言,擢太常丞,知五礼仪,封常山县子。嗣真常曰:"隋乐府有《堂堂曲》,明唐再受命,比日有'侧堂堂,桡堂堂'之谣,侧,不正也,桡,危也。皇帝病日侵,事皆决中宫,持权与人,收之不易。宗室虽众,居中制外,势且不敌。诸王殆为后所蹂践,吾见难作不久矣。"太常缺黄钟,铸不能成,嗣真居崇业里,疑土中有之,弗得其所。道上逢一车,有铎声甚厉,嗣真曰:"宫声也。"市以归,振于空地,若有应者,掘之得钟,众乐遂和。尝引工展器于廷,后奇其风度应对,召相王府参军阎玄静图之,吏部郎中杨志诚为赞,秘书郎殷仲容书,时以为宠。

永昌初,以右御史中丞知大夫事,请周、汉为二王后,诏可。命巡抚河东,荐宋温瑾、袁嘉祚、李日知,拔州县职,皆至显官。来俊臣狱方炽,嗣真上书谏,以为"昔陈平事汉祖,谋疏楚君臣,行反间,项羽遂亡。今殆有如平者谋陛下君臣,恐为社稷祸"。不纳。出为潞州刺史。俊臣诬以反,流藤州,久得还。自筮死日,豫具棺敛,如言卒桂阳。有诏州县护丧还乡里,赠济州刺史,谥曰昭。

武后尝问嗣真储贰事,对曰:"程婴、杵臼存赵氏孤,古人嘉之。"后悟,中宗乃安。神龙初,赠御史大夫。所撰述尤多。

时雍州人裴知古亦善乐律,长安中,为太乐令。神龙元年正月,享太庙,乐作,知古密语万年令元行冲曰:"金石谐婉,将有大庆,在唐室子孙乎!"是月,中宗复位。人有乘马者,知古闻其嘶,乃曰:"马鸣哀,主必坠死。"见新婚者,闻佩声,曰:"终必离。"访之,皆然。

新唐书·李嗣真传翻译

李嗣真字承胄,赵州柏县人。博通技艺术数,应举明经科,中第,累迁至许州司功参军。贺兰敏之担任东台修撰之职,表奏李嗣真入直弘文馆,嗣真与学士刘献臣、徐昭都是少年出名,时人称他们为“三少”。高宗东封泰山返回,下诏封赠孔子太师之衔,命令有关官员准备祝祭,司文郎中雷少颖撰文不合旨意,改命嗣真撰文,顷刻而成,高宗阅后称善,下诏加官两阶。贺兰敏之等人倚仗恩宠随意行事,嗣真对此不满,要求补任为义乌县令。敏之败后,学士往往牵连坐罪,惟独嗣真脱免。

调露年间,任职为始平县令,教化大行。当时章怀太子制作《宝庆曲》,演奏于太清观。嗣真对道士刘概、辅俨说:“宫声与商声不相应和,含有君臣乖隔之意;角声与徵声相违,含有父子相疑的意思。死声既多且含哀声,如果国家平安无事,太子就会遭殃。”不久太子果然被废黜,刘概等人将他的话上奏朝廷,由此提升为太常丞,掌管五类礼仪,封为常山县子。嗣真常说:“隋时乐府有《堂堂曲》,表明唐天子再度受命,近来有‘侧堂堂,桡堂堂’的歌谣。侧,是不正的意思;桡,有危险的意思。皇帝病热日渐加重,国事全由中宫裁决,将权柄授予他人,要想收回就不容易。宗室成员虽多,但皇后居中以制外,其势不相敌。宗室诸王即将被皇后所残害,我见祸乱之起为时不久了。”太常寺缺乏黄钟宫调的乐器,铸造也未成功,嗣真居住崇业里,怀疑土中藏有其钟,但不知其确切处所。他在路上遇到一辆车,其铎铃非常响亮,嗣真说“:这就是宫声啊!”买下铎铃归家,在空地之上摇动,似乎有其回应之声,掘其处果然得到乐钟,众乐方才得以和谐。

嗣真曾带领乐工展示乐器于朝廷,武后赞赏他的风度及应答,征召相王府参军阎玄静画其图像,吏部郎中杨志诚撰写赞文,秘羽郎殷仲容书写其上,时人认为他很受恩宠。

永昌初年,任职为右御史中丞知大夫事,奏请以周、233mingren.com 汉为二王之后,下诏批准。不久受命巡抚河东,推荐宋温瑾、袁嘉祚、李日知,从州县之职提拔上来,全都达到朝廷显官之位。来俊臣大兴冤狱时,嗣真上书劝谏,认为“从前陈平侍奉汉高祖时,用计疏远楚霸王君臣关系,反间大行,项羽随即灭亡。如今大约也有类似陈平的人正在离间陛下君臣,恐怕会给国家带来祸患”。武后不接受他的意见。后来出任为潞州刺史。来俊臣诬陷他谋反,于是被流放到藤州,久后才得以返还。嗣真自己占筮出去世的日期,预先准备好棺材等物,后来果如其言死于桂阳。有诏书命州县护丧返回乡里,赠予济州刺史,谥为昭。

武后曾问嗣真储君之事,嗣真回答说“:程婴、公孙杵臼保存赵氏孤儿,古人赞美其行为。”武后明白过来,中宗才得以安稳其位。神龙初年,赠予御史大夫。

嗣真所撰述之作极多。

当时雍州人裴知古也精通乐律,长安年间,任职为太乐令。神龙元年(705),正月,享祭于太庙,音乐奏起时,知古悄悄地对万年县令元行冲说“:金石之音谐和婉扬,将有大喜之事,定会应在唐室子孙身上!”这个月,中宗恢复帝位。

有人乘马经过,知古闻其马鸣之声,便说“:马鸣之声含有哀音,主人必定坠地而死。”路见新婚之人,听其环佩之声,说“:最后必会分离。”访其人寻问结果,果然尽应其言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233名人网&版权所有 www.233mingren.com